首頁 / 高端訪談 / LED芯片

LED > 正文

雷士照明吳長江:“爭權之戰”我們誰也沒有贏
2013/8/1 11:58:26

  追求完美和責任心強的人很難不焦慮,這兩種人格我都具備,偏偏我又總要承受別人難以承受的壓力,其中最知名的就是2012年爆發的雷士與投資者之間的“爭權之戰”。在被媒體炒得沸沸揚揚的一系列新聞中,別人只看到了事件,卻很少有人能讀到我內心。

吳長江

  2012年5月,當我莫名其妙被“趕”出董事會,我才幡然醒悟:在利益面前忍讓是沒有用的。

  可以說,我比任何人對雷士的感情都深,別人沒有雷士不過少了一個掙錢的工具,我沒有了雷士就意味著什么都沒有了。我總覺得,作為創業者,管理公司就像在駕駛一輛自己心愛的汽車,有人花錢買票,我愿意送一程,如果覺得我開車不好,可以隨時下車,走多遠路,我退多少錢。可是不能說,花錢買了票,就一定要駕駛這輛車。

  在離開雷士的那段時間,我帶著很多想不通的疑問度日如年。甚至對人性也產生了懷疑,曾經我覺得做人要像如來佛,笑臉迎人,包容天下,但所有事情都在掌握之中,這時,我卻深刻地清楚自己不是佛,沒有法力,不可能做到包容天下,也不能期望這個世界上所有人都心存善念。

  最難過的時候,我呆在酒店里茶飯不思,不出去,也不見人。這么多年來,我從來沒跟太太叫過累叫過苦,可那時,我跟她說過兩次“我要堅持不下去了”。我當時在資本市場已經破產了,真的感覺被逼上了絕路。

  為了能夠讓我回到雷士,經銷商和員工也采取了很多行動,包括罷工的極端行為。有人猜想這都是我策劃的,坦白地說,這些事我是知道的,但是我哪有本事去策劃?那么多人,我怎么可能發動起來?他們愿意站在我這邊,就像是家庭中的兄弟被人欺負了,大家心甘情愿要幫親人討回公道,這也是認同我的為人。

  終于,到去年10月事情發生了轉機,我曾經的一個員工,那時在德豪潤達工作,他打了個電話給我,問我是否愿意與德豪潤達合作,在他的引見下,我和德豪潤達董事長王冬雷相識。同樣的創業經歷,讓我們一見如故,在商業理念上,也達成了共識。其實幾年前,我就開始思考要尋找一家上游的企業合作,沒想到在危機之下,找到了很好的合作伙伴。雷士有渠道,德豪潤達有技術,兩家合作,在市場上將更具競爭性,我和王冬雷一拍即合。但在合作之前,我也提出了要求,一定要德豪潤達成為雷士的大股東,因為只有這樣,我才能重新回到董事會。

  于是,德豪潤達收購了我和其他幾個股東的股份,變成了雷士的第一大股東,而我成為德豪潤達的第二大股東,以經理人的身份重新回到雷士。

  在外界看來,這場爭戰中,似乎是我贏了,但我自己知道,我們誰也沒有贏,兩敗俱傷。只是給中國的創業者和投資者都上了很好的一課。

  有時候,我真想問問一些投資者,你們一定要控制企業,把創業者趕出去,才是成功的投資嗎?每一個創業者都不是好欺負的,一旦他們反抗,力量不容小視。我也想提醒創業者,引進投資的時候一定要清楚所有的條款,現在是熱錢太多,都需要找項目,不要在沒有完全弄懂的情況下接受投資。

  這段經歷不堪回首,如今回憶起來我仍然難以釋懷,不過,我已學會放下,把更多的時間用來做事情。

  不過,坦白地說,從1998年創業到今天,我每時每刻都在焦慮。我覺得凡是做事的人,沒有人會不焦慮。那些看起來活得很瀟灑的人。要么是裝出來的,要么對企業不負責。只是,如果真的把事業當成舞臺,這種焦慮也會變成一種成就感,一種快樂。

[責任編輯:admin]



想更便捷地了解LED產業最新資訊?那就關注中華LED在線推出的微信公共平臺吧!本平臺將推送每日最新、最具看點的LED產業資訊。微信平臺使用幫助請關注后發送“help”。具體關注方式:微信關注“亞威資訊”(微信號:china_tp)或掃描以下二維碼:

今日新聞熱點
上周新聞熱點
友情鏈接
15选5开奖中奖规则